杨凌本香:品牌运营+猪场托管+技术培训
    其实,对于我们来说,本香在养猪板块也是一种投资,我们投资整个猪场建设,把资金投资下去,最终有想要的回报就可以了,至于谁来做,我觉得不重要。

      燕君芳(口述)   侯杰(整理)

    杨凌本香董事长燕君芳
    杨凌本香董事长燕君芳

      本香的时间不长,但和其它专业的养猪公司不一样,本香这几年就做一件事情,就是生猪产业化。做好这件事情,我们需要两个目标,一个目标是让农民朋友学一门无公害养猪技术,帮助农民朋友增收致富,另一个目标是让消费者吃到安全放心的猪肉。要达到这两个目标,本香要做好五大环节,包括饲料生产、种猪繁育、商品猪养殖、屠宰加工和冷链运输。其实,本质上本香是卖猪肉的。我们的猪场是托管运营模式。我觉得猪场托管在整个养猪行业都是一个非常新的话题。2009年,本香就委托美国Pipestone公司管理本香的猪场,到现在双方合作已经有4个年头。其实真正产生效果也就是2011年的下半年到2012年。2009年双方签订合作协议,2009年和2010年都在打基础。现在回想,整个过程对于本香和我都是一种突破。现在我们去住很多酒店,比如喜来登等,这些酒店表面上在做酒店,其实他们也在托管和管理,真正的老板投资者不一定管理自己的酒店,猪场也是一样的,术业有专攻。

      我最终要卖安全的猪肉

      其实,对于我们来说,本香在养猪板块也是一种投资,我们投资整个猪场建设,把资金投资下去,最终有想要的回报就可以了,至于谁来做,我觉得不重要。其实,作为我们来说本香也是在养猪版块也是一种投资,我投资了整个猪场建设,把资金投下去,最终我要一个回报就行了,至于谁来做,我觉得不重要。现在有些老板很有钱,也想投资养猪业,猪粮安天下,粮食和猪肉是我们的民生是我们的根本,但是,养猪行业其实是一个利润大,风险也大,周期又长的行业,需要专业的团队和多年对养猪业的认识才可以,如果没有这些,钱再多,也不敢操作。报纸说投资多少个亿去做,这个产业不是说光有钱就能够做好的。正因为这样,你有钱,但是靠专业的团队,把资源整合到一起,我觉得产生最大的效果,达到我们的目标,这是我们所需要的。

      本香做饲料、育种、养猪、屠宰加工、冷链运输到专卖店这些前端工作,其实都是我们猪肉品牌的一个支撑。1998年,我大学毕业开始自己做饲料,在从事饲料的过程中,我自己在思考,为什么很多原料跟我在书本上学到的不一样?1999年,猪价很好,2000年底猪价开始下跌,这个过程我也赚到一点钱。但是,在猪价掉价的时候,我就去养猪了,不过养猪不是我的本质想法,我的本质想法是做猪肉,所以我没有过多关心猪价的问题,而是把重点放到了渠道和品牌建设上,所以我们确定了本香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,就是安全,我最终要卖安全的猪肉。到现在,我们在陕西有100多家肉店,在整个北京,我们给很多部委特供,包括在长安街上有我们的旗舰店,可能在不远的未来,我们的猪肉会面向全国。所以说养猪,养什么猪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,我们也经常出去,考察过国外的模式,美国的模式和欧洲的模式不一样,但模式的不同并没有好与不好,只要适合国情能达到预定的目标就是最好的,所以我们以猪肉安全为核心,最终我们建一个高端的猪肉品牌。

      一个人一年能挣12万

      陕西是一个苹果大省,在世界上都是很有影响力,但是陕西这几年一直在抓“生猪强,苹果红”。就生猪产业而言,陕西在全国行业里面算一个小省,而且经济发展也相对比较落后。政府领导给我们的定位是不要做那么多,我们要做到最好的水平,我的规模化水平和标准化水平我们要做到国内比较领先的省份。但是,我们为什么要养猪的,他就说“一亩三猪”,即一亩果园需要三头猪的有机肥。这样的话,比如说我们的全漏缝地方,我们整个的猪粪和尿,出一栏猪,比如四五个月育肥猪出栏了,直接把猪粪作为有机肥用到苹果园里面去了。这就整个打造了一个陕西的生态农业,一个立体农业。所以对整个养猪业环节污染,这种解决方式我认为是最好的。它符合陕西的整个的省情。

      我们十八万头的猪场,有两百位创业的青年,里面有下岗职工、复转军人、大学生、还有一些农民。这些人进来以后,经过标准化的培训,就可以上岗,因为所有的标准他都是做好的。一个人最多养600头猪,一年大概出栏现在看来2批多,一头猪我们固定给他100块钱,一个人一年在那里能挣12万块钱。政府投资,然后委托我们来管理,然后带动的是整个陕西的创业青年。

      前一阶段,刚跟PIC合资了一个曾祖代场,4500头的曾祖代场,那个厂规模也是很大的,那个场也是高效空气过滤。去年,有几个父母代场建好以后,因为没有阴性的猪,我们空场空了有8个月,因为建好以后,没有猪往里装。那我尽量让它空下来,其实你看去年前年,猪价也很好,也是很诱人的。但是我们的目标是啥:要做自己的高端的猪肉,猪源要非常的健康,那我们宁可让它空下来,等我们整个的猪出来。所以一直在等,就是自繁自育。

      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做30头

      我们一个四千五百头的原种猪场就供给你这些,但是我们猪场一开始的选址、设计、到最后教你怎么去管,到最后猪的收购全是公司来做的,等于公司把最难的地方,我们解决了。营养从哪里来,全是灌装线,全是散装的车送到,到最后我们只是保证你一头猪,有些养得好的120块钱,不好的,去除所有的费用,给你的纯利润是100块钱。等于农户是销售不管了,猪从哪里来,不管了,整个管理也不用操心,等于也是投资。所以我觉得对于我们整个产业链上来说,我们把母猪养好,然后把销售做好。

      你猪再好,为啥有的人就觉得咱这个行业不好?其实是,好的猪卖不出好的价值来,你看我们市场上,一斤猪肉十几块钱,一斤粮食多少钱,咱行业的人都能算的出来一斤肉应该卖多少钱,屠宰场不赚钱,肉贩子不赚钱,然后零售商不赚钱,不赚钱都干嘛,还在做,起的比任何人都早,投资的比任何人都多,但是挣的钱又少,谁愿意到养猪行业来呢。就是因为我们的猪肉卖不出价值来,那你想我们的盒装肉,我们整个的猪肉一盒六斤六两,卖五百块钱。算算一斤猪肉卖多少钱,就算我多给上你一百块、两百块钱这个毛猪的价格,那我还是赚钱的。为啥?我要的就是猪源健康。这个行业在洗牌,大家都在往这个方向去做,大家都意识到这样做是对的。我就要看我们做多少的问题。但是我个人认为,养多少母猪,像我现在25000头的母猪,我觉得我即使养到25万头母猪又有什么呢?跟25000头母猪有什么区别。只要我25000头的母猪能够产生五万头母猪的价值来。

      前年在跟PIC谈的时候,去年这个项目到落地,我们亚太的老总杰瑞说,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做30头,对能不能做到我是很担心的,但是今年真的做到了。连续了20周都是这个数字,而且连续三周都是达到了31头的断奶活仔数,我只想说明在我们中国这样的环境下,照样能做到。不是欧洲不是北美南美这些国家,在我们中国照样也可以。我们的单场也是4500头,这个规模也不算小了。

      我的想法是咱吃少点吃好点,一箱排骨卖一千块钱,只要你想要。不要行业的人养猪的不吃猪肉,养鸡的不吃鸡肉。选址都是在山里面,树林里面,为了养一百五十头的公猪站,从山底下开了一条公路到山顶,公猪站也投产了。整个传统的企业,按照工业化企业建设。因为,现在农业的标志业,我认为就是整个装备业的现代化,没有装备的现代化,靠人是不行的。现在的猪舍,里面舒服的很。

      通过一张表一个猪场全部看完

      Pipestone,是一个专业的养猪公司,养猪有一百多年,十代人养猪,从小就养,现在目前在美国有46个猪场,15万多头的母猪,出栏的猪将近400万头,还管理了将近200万头的期货,在芝加哥。主要的品种是PIC。他在美国也有很好的猪场,有些断奶活仔数达到了33头,有些也有比较差一点的。去看他的有些场,不好的,也就是说原来最早的都是三十四十年的设备了,现在最新的也都是20年了,那些猪场还都在用。现在美国养猪,不像中国,以前一头猪挣到七八百块钱是靠市场的原因,他们现在已经再靠管理了。今年他们情况不是很好,因为玉米等别的方面的,但是管理做得很好。
    在他们整个的管理体系,我们这边就按照他的体系来做,是他们的47个,48个猪场。其实在美国管理这么多,不是说46个猪场全是他自己的,他们那边投资猪场的人不一定去养猪,然后养猪的人的猪,他就帮人家管,这个人可能是租赁的,但是可能投资猪场的人是投资的,我要养猪,我在来租你的猪场,租来了我一不定自己去养猪,又委托整个的管理公司来做,他最终依靠信息化,很方便,他们也非常的诚信,就是以最终的成本来结算。你像前期的选址的设计、建设,到整个包括选种,整个的提供的是全程的服务。在中国的这种情况,又跟美国是不一样的。

      2009年,我们第一个新模式是全漏缝大跨度,包括通风,负压式通风等等,第一个猪场就委托他们来管理,其实整个猪场的建设完以后,才接的。这个猪场,我们又花了代价。我们用了一两年的时间相当于人家用了15年的猪场。从外表上看着是跟美国一样的,但是内涵上差的太远了。猪舍改完以后,面积没有增加,只是增加了一些产房的摆布等,最后,多养了1500头的猪。3000头的猪场,最后达到了4500头的容量。原来600头的母猪一个单元的断奶活仔数就是15、16头,在行业内还是差不多的,从来没有上过18头,最后和pipestone 签协议的时候,就说20头算一个起点。5000万头的母猪,6亿多头的商品猪。一头母猪给我贡献了多少斤肉,最简单的想法。不管你怎么养。这里面就包括多了,环境的问题,种猪的问题,营养的问题,管理的问题,人员的问题,这需要一个一个的解决。

      美国,就看一张表,从配种到分娩到产仔窝数一直到整个存栏,整个的一张表,反映了整个猪场的情况。最管理的就看一张表。可以看一个数字,在整个的母猪场,我只关系一个数字,其他的都不管:断奶活仔数,上上一周31.08头;配种率、淘汰率等整个的数字。存栏多少、配种率达到多少,返情的数字,包括窝产的数字,一年产多少窝,一张表全部看到。作为管理的已经看不到猪,也看不完猪,通过一张表一个猪场全部看完。

      不管是数字,维持多少,这个数字也是根据很多因素考虑的,到现在来说,养这些猪都是25岁,一个场一张表,他们的年龄都是08年、09年从西农毕业的。我们一手培养起来的。今年进来很多员工,都是90后,最小的95年。所以我在思考一个问题,到底是人的问题还是观念的问题?

      其实在2007、2008、2009年,我要颠覆,把我原来的猪场全部不干了,要去做这件事情的时候,面对的是一种阵痛,到底是就这样子做下去,每年都不挣钱,都是靠着市场的波动,每年赚一点钱,还是真正这个产业确实是大有希望的。只要你努力去做,用你的智慧,用你整合资源的能力。我在整个产业链上,育种其实我不做的,我就跟PIC合作,让他们专业的公司去做专业的事情。在整个的父母代包括育肥这一块我也不做,我就交给美国pipestone公司去做,我只给他们管理费,他们的管理费再加上他的提成,就像我们的考核一样,员工有他基本的保障是生存的能力和物质的保障,那他的销售和价值的体现就是靠他的绩效。

      (爱猪网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)

    猪场介绍

    杨凌本香农业产业集团,1999年成立,至今,形成了“饲料生产—种猪繁育—商品猪养殖—猪肉深加工—肉食品连锁专卖—有机肥生产”一条龙产业化模式,建成完整的猪肉产业链。

    网友评论

  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